實時滾動新聞

上市公司云集難逃“泄露用戶個人信息與涉嫌傳銷”

2019-03-28 14:33:27    中國質量萬里行        點擊:

  \

  近年來各類披著互聯網/電子商務外衣的傳銷組織屢禁不止,微商、數字貨幣、校園貸、資金盤等成為網絡傳銷“重災區”,其中不乏云在指尖、摩能國際、博邦商城等類似打著電子商務幌子的幾十億傳銷大案。

  近期,記者發現業績斐然的會員電商平臺“云集”(原名:云集微店)已啟動上市計劃。據了解,3月21日,香港云集控股有限公司向美國SEC提交招股書,擬在納斯達克上市,股票代號為YJ。但是記者發現在美國上市的云集仍存在各種問題與質疑。

  涉嫌泄露用戶個人信息

  據瀟湘晨報報道,市民時小姐稱,自己在云集平臺上買了日本口罩,幾個小時后,就接到電話。對方稱倉庫沒貨,需要退款,請她提供支付寶賬號和身份證號碼。“對方能說出我的訂單編號、姓名,還有我買的具體物品。這些都讓我不得不信。”時小姐說,提供信息后不久,她就發現銀行卡上的錢被一筆筆“消費”。

  時小姐說,由于設置了短信提醒,當她看到錢被轉走時,立即打電話給銀行要求凍結,但還是晚了。“整整19筆,里面的錢一掃而空。”此后,騙子的電話再也打不通,時小姐報了警。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不少消費者跟時小姐有類似經歷。有消費者投訴稱:“我在云集買了一瓶綿羊油面霜,結果就接到退款電話,被騙了9500元。”

  今年1月,在長沙工作的小芳,攢了9萬元準備和家人過個好年。后來,她接到一個自稱“云集退款中心”工作人員的電話,說小芳之前在云集APP上購買的產品,現在可以雙倍退款,于是小芳按照這名工作人員的指引,掃描了一個二維碼。然而這一掃,小芳銀行卡上的9萬元都不見了。

  媒體報道顯示,還有湖北、吉林、黑龍江、江蘇、廣東、甘肅等多地消費者被騙損失慘重。目前,上千名消費者疑因“云集訂單信息泄露”接到了詐騙電話,整體損失金額或達數百萬元。一名遭受詐騙的云集用戶稱,從消費者被詐騙的情況來看,云集存在嚴重的信息安全隱患,消費者在云集消費之后,包括個人姓名、電話、收貨地址、消費金額以及交易時間等詳細信息便遭到泄露。更有部分用戶接連收到詐騙短信和詐騙電話,令人防不勝防。

  對此,云集未做任何解釋。

  兩度被罰:虛假宣傳與涉嫌傳銷

\

杭州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書

  據了解,云集微店APP產品于2015年5月正式上線運營,定位于社交電商領域的移動端零售眾包平臺。要成為“云集微店”店主,須繳納一年365元的平臺服務費,成為“店主”后,可以邀請其他人員加入成為新店主,“店主”邀請新“店主”滿160名(直接邀請30名和間接邀請130名),即可成為“導師”,團隊人數達到1000名,即可申請成為“合伙人”。

  至2016年3月8日,云集微店在全國范圍內的店主超過了316,735人,其中繳納365元平臺服務費的店主310,221人,“合伙人”達到167名,“導師”1,805名,平臺共收取服務費365×310221=113,230,665元。

  杭州市工商部門調查,“店主”只有發展成為“導師”以后,才能拿提成,成為“導師”后,導師所帶領的團隊每新發展一名“店主”,“導師”能從365元的平臺服務費中拿走170元,“導師”的上線“合伙人”能拿走70元。監管部門認為部分推廣形式與《禁止傳銷條例》沖突。

  事實上,云集微店成立至今已經收到兩次行政處罰。第一次是在2016年10月11日,云集微店涉嫌虛假宣傳,其在銷售 “SWISS MILITARY(瑞士軍工)”拉桿旅行箱過程中,介紹該商品品牌及商標時使用了不實夸大的宣傳用語,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的規定,屬于引人誤解虛假宣傳的違法行為,責令云集微店停止違法行為,并罰款1.5萬元。這次則是第二次被罰。

  整改后模式仍遭質疑

  在2017年8月7日的聲明中,云集微店官方微博對涉嫌傳銷模式再次進行澄清,稱2016年2月已經對模式進行調整,目前的經營模式完全合法合規,并得到了政府監管部門和法律界人士的認同。

  但記者發現,整改后的云集微店仍然有傳銷嫌疑。據了解,用戶成為店主后,有兩種獲得傭金的渠道:一是將商品鏈接分享到朋友圈,朋友購買后可獲傭金;二是邀請他人下載“云集VIP”App,綁定店主的邀請碼,該客戶在App里下單后店主可獲得傭金。傭金為產品銷售額的5%至40%不等,若店主自己在云集購物,也有傭金返還。

  店主通過直接邀請和間接發展100名新店主以后,就成為云集主管,之后邀請的每一位新店主,他都能得到150元/位的培訓費和15%的銷售傭金;團隊人數達到1000人后,主管就可競聘服務商(經理)。

  若“店主”能邀請新店主加入,那么“店主”將獲得40云幣的獎勵,云幣不能提現,但可以在購買云集微店商品時抵扣現金,每1云幣抵扣1元。客服強調,獎勵只有一級,即A推薦B,A能獲得獎勵,B再推薦C,只有B能獲得獎勵,與A無關。店主、新店主、主管團隊,這種很明顯的三級模式與傳銷有異曲同工之妙。

  其實除了拉人頭模式,云集微店身上還具有一些傳銷的“氣質”。一是邀請明星站臺來力證影響力,比如廣為流傳的莫文蔚祝福小視頻;二是瞄準寶媽、大學生等群體,宣揚輕輕松松就能掙錢的思想;三是在微信群內部塑造一批主管級別的神話人物,傳遞勵志故事互相灌心靈雞湯。在云集內部,肖尚略被稱為“肖大師”。

  對此,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表示,《禁止傳銷條例》規定了傳銷的構成要件,其一是組織要件,即發展人員、組成網絡。也就是俗稱的“發展下線”,下線還可以再發展下線,以此組成上下線的人際網絡,形成傳銷的“人員鏈”。其二是計酬要件,以參加者本人直接和間接發展的下線人數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以參加者本人直接和間接發展的下線的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形成傳銷的“金錢鏈”。

  “云集微店調整后的模式變成了三個層級,經理—主管—店主,經理還是從下線即主管和店主的繳費中計酬,主管從下線店主的繳費中計酬。只是減少了層級,但仍然符合傳銷的構成要件,仍屬于傳銷。”趙占領說,“認定傳銷并進行行政處罰,并沒有嚴格限定必須三個層級以上才構成。只是按照最高檢和公安部的聯合規定,認定構成刑事犯罪需要超過三個層級。”

相關新聞:

下一篇:最后一頁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湖南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