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滾動新聞

P2P行業監管加碼:湖南全面叫停取締網貸機構

2019-10-18    中國質量萬里行    雷玄    點擊:

  2019年下半年開始,P2P無法納入“監管試點”的P2P平臺,除了清退,就是轉型。隨著越來越多P2P網貸平臺主動或者被動清退,全國各地正常運營P2P平臺數量持續呈下降趨勢。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截止2019年9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僅為646家,同期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達到了5971家。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公告稱,經湖南各市州現場檢查驗收,省互金整治辦、P2P網貸整治辦等相關部門會商會審,一致認定湖南省整治名單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P2P業務均不符合“一辦法三個指引”有關規定,予以取締。

\
\

  P2P行業:合規整治

  2018年12月底,互聯網金融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的175號文,首提“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奠定了2019年行業清退轉型的主基調。在此背景下,云南、寧夏、深圳等多地監管部門陸續發布清退機構名單。

  P2P,是英文Peer-to-Peer的縮寫,譯為“點對點”借貸,通過P2P網貸平臺,資金端和資產端快速連接,借貸雙方可快速確立借貸關系并完成交易。這種網絡平臺借貸的過程,本質是互聯網時代的金融脫媒,它擯棄了銀行這一吸存放貸的傳統媒介,通過建立一個網絡平臺,實現借款人與出借人的自行配對。

  在中國,2007年被認為是萌芽期,帶著“普惠金融”的理想主義而來,2006年宜信首先將P2P這一概念引入并實踐。2008年,上海拍拍貸創立了國內第一家小額信貸網站,接著國內的P2P像雨后的春筍一樣冒出來。

  2013被稱為中國“互聯網金融元年”。由于這一領域是監管真空的狀態,P2P行業的進入門檻極低。有利可圖之下,整個行業進入野蠻生長階段。2015年下半年,P2P網貸行業爆發了一次規模巨大的倒閉潮,期間超過1000多家平臺倒閉。其中,涉及90萬人的“E租寶事件”成為當時的典型案例。

  自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正式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簡稱“824網貸監管辦法”)下發以來,監管政策陸續下發,監管體系逐步完善,P2P網貸已經歷三年多的合規整治。

  2018年8月,P2P網貸整治辦下發《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和《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合規檢查問題清單》,開啟了網貸機構的合規檢查大幕。按照整治辦要求,P2P網貸機構需要通過網貸機構自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各地方協會自律檢查、各地方網貸整治辦行政核查三關。

  2019年以來,網貸行業迎來了“監管試點”的重要關口,行業風險出清仍在繼續中,各地的清退進程也在加速。

  9月中旬,濟南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了《濟南市地方金融組織紅黑名單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這其中就包含對P2P網貸行業的約束:管理規范、經營穩健、業績優良、誠實守信、風險防控能力強的地方金融組織,納入紅名單管理,予以政策支持和實施獎勵;而違反法律法規且情節嚴重的地方金融活動主體,將納入黑名單,并實施重點監管和聯合懲戒。

  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的公告稱,2016年以來,湖南省P2P網貸行業一直在進行專項整治,將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湘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至今卻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決定對網貸機構開展的P2P業務一并予以取締。

  存管銀行:加速撤離

  另一方面,自從去年爆發雷區一片之后,網貸平臺的風險已集中暴露,不少銀行正在收緊或終止為網貸平臺提供資金存管業務。

  早前,新安銀行連續發布了多條解除資金管存業務的公告,共解除了近30家平臺的合作關系,引發業內關注。近日,有投資者稱廈門銀行與京東數科旗下的網貸平臺京東旭航的存管合作已終止,又將大眾視野拉回了管存銀行本身。

  9月末,廈門銀行與網貸平臺京東旭航的存管合作已終止,且僅僅一個月內,廈門銀行已經與至少8家P2P公司終止存管服務。廈門銀行是首批25家通過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測評的存管銀行之一,上線初期該銀行曾對接30家網貸平臺,但今年以來,廈門銀行已經陸續與10家平臺停止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其中兩家是因為存管服務銀行變更遷移計劃暫停,其余平臺均為終止合作。

  誠然,自去年以來,清退大潮來勢洶洶,而大部分平臺都積極尋求出路,投身于不同程度的“自救”行動中,除了少數頭部機構通過并購、入股等方式之外,多數平臺都向助貸業務領域轉型。

  而關于助貸業務,此前由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并實施的《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對助貸業務有所要求。

  《通知》明確,助貸業務應當回歸本源,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應要求并保證第三方合作機構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費。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轉型大軍的日益龐大,為了防范風險,監管方面也不得不加強對這一業務模式的規范。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了《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其中對助貸模式要求,銀行不得將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環節外包給合作機構;互聯網保險平臺不得參與保險業務的銷售、承保、理賠、退保等保險經營或保險中介經營行為。

\

  網貸機構:加速清退轉型 規范消費

  在金融消費者端,為提升銀行保險機構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水平,營造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切實維護銀行保險消費者合法權益,10月10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組織銀行業保險業開展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

  《通知》附件從銀行業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保險業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銀行業和保險業部分共性問題和亂象三大方面列舉亂象的具體表現形式。

  其中,銀行業保險業的共性問題包括但不限于:非法利用政府公信力進行營銷宣傳;私自推介銷售未經審批或備案的產品;銷售金融產品未經消費者權益保護部門進行獨立審查;客戶信息安全保護不到位;銀行保險機構電話營銷主動呼出存在盲呼擾民問題,或者未經客戶同意即向消費者發送營銷短信;向消費者撥打電話或發送宣傳短信中,存在誤導、虛假內容,或不準確信息;績效考核和激勵機制不合理,導致消費者保護不到位等情況。

  分行業看,銀行業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的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產品設計、營銷宣傳、產品銷售、內部管理、與第三方機構合作等方面;保險業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的表現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產品、銷售、理賠、互聯網保險等方面。

  網貸整治時間表進一步明確,監管試點也已迎來實質性進展。10月15日,人民銀行舉行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布會,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在會上針對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進展回答了記者提問,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

  鄒瀾表示,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工作根據當時的情況分了若干個領域,最開始是六大領域,后來隨著虛擬貨幣的交易場所出現了一些新現象,包括非法的外匯交易平臺,又增加了這兩個領域。在這些領域里比較突出的,或者說整治工作難度比較大的是網貸領域。

  網貸領域由銀保監會牽頭負責,人民銀行積極參與。2019年以來,網貸風險整治工作取得了比較大的進展,借貸余額、借貸人數、在營機構數量均大幅下降。人民銀行將按照三年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統一安排,繼續配合銀保監會深入推進網絡借貸領域專項整治,穩妥有序推進合規網貸機構納入監管的工作,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

  事實上,監管層面提出2019年第四季度,在合規檢查、接入系統、數據核驗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礎上,將逐一對在線運營機構進行分類管理,按照“成熟一家、納入一家”的原則,將整改基本合格機構納入監管試點。

  盡管如此,業界普遍認為,助貸、規范消費對網貸行業真正意義上的影響十分受限,對業務開展的影響到底可以觸及到哪種程度,有待于監管環境進一步清晰。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湖南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