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滾動新聞

網貸迎來“生死劫” 多地P2P“清退潮”開啟

2019-10-23    中國質量萬里行    記者 羅克研    點擊:

   在線信用卡管理平臺“51信用卡”遭查,再次給網貸行業一記重拳。

  經杭州警方初步調查發現,“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國家機關,采取恐嚇、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催收債務的行為,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

  \

  10月22日清晨,51信用卡創始人孫海濤清晨在微博發聲并致歉,稱這個風波是因為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對合作公司的培訓和監督不夠,導致在對借款人聯絡溝通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行為,給個別借款人造成了傷害,為此我們非常抱歉。并表示將優先確保對各個出借人按合同如期兌付。

  一石激起千層浪。

  大數據風控行業面臨被清洗

  51信用卡被杭州警方突擊調查后,北京金融局10月22日窗口指導摸排區內所有大數據企業是否存在違規爬蟲業務,如果沒有則要求企業出承諾函,如果存在違規爬蟲業務,要上報并盡快整改。

  實際上,監管對大數據風控行業一直保持高壓態勢,分別在2017年現金貸平臺泛濫和2018年電信詐騙案件高發時,進行了兩次大規模的打擊,并且系統地調查了幾十家大數據風控平臺的真實情況。

  今年9月份,大數據風控行業迎來史上最嚴的查處,很多公司再次面臨生存危機。

  9月6日,魔蝎科技創始人兼CEO周江翔被警方帶走調查,其公司數據抓取業務涉嫌侵犯隱私、助力暴力催收。同日,新顏科技CEO黃向前也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

  9月10日,聚信立宣布暫停“爬蟲”業務,開始整頓,次日被封。9月12日,國企天翼征信總經理等十余人被警察帶走,配合調查。9月16日起,同盾科技三番兩次辟謠“跑路”,并稱數聚魔盒不涉及金融業務,將配合警方對第三方的調查。

  有盾、新顏、白騎士、天機、立木、聚信立相繼暫停爬蟲服務,P2P也被波及,有頭部網貸機構內部人士透露,“我們這邊影響很大,很多貸超產品下架了。”眾多風控依賴爬蟲的產品被迫暫停。

  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認為,數據獲取與使用的低門檻,大幅降低了金融領域無證經營門檻,大量不具備基本從業素質、缺乏風險意識的機構摻和進來,無序競爭,劣幣驅逐良幣,給互金行業的治理整頓和可持續發展均帶來很大難度。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這次大數據風控行業整頓,主要還是與之前電信詐騙專項整治有關,當然也和互聯網金融風險轉向整治有關,主要還是個人隱私等問題,金融業務相對較少。

  今年10月初,有媒體透露,行業正在籌劃《個人金融信息保護試行辦法》,并開始征求各方意見。10月10日,該辦法草稿甚至已經通過央行下發到各家銀行,持續征求意見。

  據悉,該辦法要求金融機構不得從非法從事個人征信業務活動第三方獲取個人金融信息,也不得以“概括授權”方式取得信息主體對收集、處理、使用和對外提供其個人金融信息的同意。

  如果該辦法正式出臺,銀行需要根據要求對提供業務數據第三方機構進行摸排,對于不能保證數據來源合法數據供應商,則要停止合作。

  \  

  多地P2P“清退潮”開啟

  2019年初,厚本金融因逾期,3月,P2P頭部平臺團貸網驚雷,將20余萬出借人脫下泥潭。5月,“中國車貸第一股”點牛金融公告逾期,6月,叮咚錢包全員跑路。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上半年,問題平臺中暴雷152家,立案30家,正常運營的P2P平臺已下降到700家左右。

  此外,據零壹智庫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9月10日,91家上市系平臺中仍在正常運營的僅剩31家,有三分之二已經出現停運、立案等問題或良性退出。 其中,至少49家上市系P2P平臺已經出現問題。 除付融寶、蜜蜂有錢、合拍貸、投融家、壹佰金融、鑫合匯、錢內助、抱財網、理想寶、草根投資、愛達財富、團貸網、網利寶、聯金所、溫商貸等16家被立案外,還有6家出現延期兌付,5家歇業停業,10家出現網站關閉或停運。

  據悉,互金風險整治始于2016年6月,P2P網貸風險整治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3年多時間多次延期,備案也遲遲未開始,難度可見一斑。

  10月21日,國新辦就銀行業保險業運行及服務實體經濟情況舉行發布會。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表示,網絡借貸整治工作開展以來,重點還是結合短期措施與長效機制,把握風險的成因,追根溯源,適時主動出擊。

  今年以來,停業機構已經超過了1200家,大部分為主動選擇停業退出。還有許多P2P網貸平臺準備良性退出。

  截至9月末,全國實際運營網貸機構462家,借貸余額比2019年初下降了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已連續15個月下降。

  國慶后,多省市“清退潮”又起,不禁讓業內猜測,監管試點或已開始行動。近三個月以來,已有多個省市相繼表態,重拳打擊不合格P2P平臺。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公告稱,根據國家P2P網貸整治有關文件精神及《湖南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方案》《湖南省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方案》要求,經各市州現場檢查驗收,湖南省互金整治辦、P2P網貸整治辦等相關部門會商會審,一致認定湖南省整治名單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P2P業務均不符合“一辦法三個指引”有關規定,予以取締。

  從2016年以來,湖南省內P2P網貸行業一直在進行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其他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湖南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對其開展的P2P業務一并予以取締。

  也就是說,湖南開始了正式清退P2P平臺。

  緊接著在10月18日,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網絡借貸行業風險提示函》,表示當前P2P網貸行業正在進行風險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未來山東省地方金融管理局將對全省范圍內未通過驗收的28家P2P網貸業務全部予以取締。

  繼湖南、山東宣布P2P網貸平臺“團滅”后,近日,有消息稱,四川按照湖南山東模式清退全部網貸業務。

  利率超36%屬非法放貸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意見》),給了行業最終定性。該《意見》被行業內稱為最嚴法規。

  據悉,《意見》明確定義了非法放貸的認定標準和處罰依據。“非法放貸”,被界定為單次實際年利率超過36%。逾期費、違約金、砍頭息等以往繞利率的費用,都會被計入。

  《意見》在定罪量刑時以單次實際年利率超過36%的非法放貸為基準,另外,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200萬元以上,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1000萬元以上;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80萬元以上,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400萬元以上;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50人以上,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150人以上;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嚴重后果的,屬于“情節嚴重”。

  屬于“情節特別嚴重”的標準包括:個人非法放貸數額累計1000萬元以上,單位非法放貸數額累計5000萬元以上;個人違法所得數額累計400萬元以上,單位違法所得數額累計2000萬元以上;個人非法放貸對象累計250人以上,單位非法放貸對象累計在750人以上;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親屬自殺、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別嚴重后果的。

  這就意味著,催收稍不謹慎,就要被定罪。多位從業者坦言,很多催收機構已開始清理無牌甲方的有風險業務。

  目前,在整個線上貸款行業,絕大多數公司都在考慮轉型或者退出,“現在行業的現狀,就是利潤下降,風控難度上升,貸后無解”。

  業內人士分析,《意見》的出臺,對從事正規合法P2P業務的平臺,不會產生直接影響。但對于從事非法現金貸業務的人,《意見》等于在他的頭上直接加了一把刀。以前對他們,是通過尋釁滋事等罪名來定罪的,現在可以直接用非法經營罪定罪。此外,文件出臺后,金融行業會更加強調合規性,銀行和信托機構,會更嚴格地評估與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湖南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