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滾動新聞

拼多多達達烏鎮回應“二選一”:看似商業契約 實則暗藏技術暴力

2019-10-20    中國質量萬里行        點擊:

  達達以最近接待的一位商家為例,對方在某平臺生意占5成,拼多多占3成,“二選一”對該商家而言成了裁員500人還是裁員200人的抉擇。僅僅是出于實施平臺“小二”的要求,該商家的發展局面直接由“多方共贏”變成了能否活下去——在這輪“二選一”中,這樣的極端案例正逐漸變成普遍現象

  達達表示,實施平臺希望通過公關手段,將“二選一”包裝成為一種互惠互利的短時約定,看上去是依靠溫情脈脈的經濟補貼手段來實現,背后實際隱藏著“下架封店于無形”的強勁技術暴力手段。盡管格蘭仕通過圖文、視頻等方式詳細闡述了店鋪遭遇限流和斷流、訂單量瞬間趨近于零的過程,但由于公眾對于流量、轉化率、搜索權重等電商專業概念相對陌生,因此對其過程和結果的認知并不明確

  10月20日,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主論壇在烏鎮拉開帷幕。本屆論壇的主題是“合作共贏”,然而對于各大電商平臺而言,外界的關注點卻聚焦于“合作共贏”的另一面。

  隨著雙十一的臨近,電商“二選一”備受爭議。此前,阿里巴巴集團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公開表示“二選一”是“最樸素的商業規則”,并稱相關話題更像是炒作。

  與之對應的是,據包括新華社在內的多家媒體報道,隨著電商平臺之間的競爭升級,“二選一”的規模和力度已經進入史無前例的階段。

  在當天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出席的一場媒體溝通會上,“二選一”這一“炒作話題”成了全場關注的焦點。對于業內而言,這已經不止是平臺之間的競爭,更導致了十數萬商戶的大面積流血與恐慌。

  對此,達達坦言,“二選一”的確給拼多多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也給電商生態里的商家和品牌商造成了難以計量的損失。

  超過1000家品牌旗艦店遭受波及

  據達達透露,自去年10月以來,電商“二選一”規模愈演愈烈,僅拼多多就有超過1000家知名品牌旗艦店遭受波及,受影響的中小型品牌數以萬計。

  對于這家擁有4.83億活躍用戶的年輕平臺而言,“二選一”已經蛻變成了一場全方位的“圍剿戰”。包括三只松鼠、韓后等在內的多家品牌,先后被迫以“發聲明”的方式,參與到了這場“圍剿戰”之中。

\

  ▲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在10月20日烏鎮大會期間的媒體溝通會上就媒體關注的二選一話題進行了回應。

  此前,36氪《深氪》在一篇報道中曾經援引一位“老阿里”的觀點,“如果目前打不掉拼多多,那淘寶在公關策略上至少希望讓‘低端’成為拼多多甩不掉的標簽。”

  對于這一說法,達達回應表示,“二選一”本質是處于優勢市場競爭地位的平臺,不希望拼多多平臺實現“貨全”完善和“心智”趨好,他們認為隨著拼多多APP用戶粘性和用戶時長持續增強,上述兩點對于其都是比較頭疼的事情。

  從“改變”商戶到“影響”各界認知,由于“二選一”的趨勢難以逆轉,其已經升級成為一場商業法則乃至價值觀的論道。達達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即便在阿里巴巴內部,各方對于這件事情也存在定性爭議——餓了么CEO王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承認二選一的動機是“壟斷”,并且明確表示“這不行”;王帥則回應稱“二選一本來就是正常的市場行為”。不管是“壟斷”還是“正常”,“二選一”毫無疑問大幅增加了商家做生意的難度。達達認為,上述兩人的觀點都是出于競爭壓力之下的表達,而馬老師創立阿里時定下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初心,這一定更符合社會的長遠利益。

  在今天的大會上,阿里巴巴新任董事局主席逍遙子也特別強調了“共贏”。但是對于很多商戶而言,首先要面臨的是能否“共生”, 得先考慮生存問題,談共贏才有意義。

  達達以最近接待的一位商家為例,對方在天貓的生意占5成,拼多多占3成,“二選一”對該商家而言成了裁員500人還是裁員200人的抉擇。僅僅是出于實施平臺“小二”的要求,該商家的發展局面直接由“多方共贏”變成了能否活下去——在這輪“二選一”中,這樣的極端案例正逐漸變成普遍現象。

  左手“商業契約”右手“技術暴力”

  達達認為,“二選一”的本質是利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排他性交易”,大平臺要求商家在稍大一些的平臺和稍小一些的平臺之間“站隊”,并對商家不進行強行選擇的后果附加各類強制條件。這個過程中,獲益的只有大平臺本身,而受損的則是消費者和千千萬萬個商家。

  達達表示,某些過程看上去互惠互益,實際上是不對等的商業契約。而且這種商業契約會隨著商家對于“二選一”的不同反應,在“看似正常”和“暴力手段”之間瞬時切換。

  達達舉例稱,據億邦動力報道,阿里媽媽雙十一大促資源位的內容營銷專場,將選擇30個爆款單品做TOP扶持,活動商品的要求起步傭金為5%。雖然對于消費者而言,東西還沒開賣就貴了5%,但如果商家愿意簽訂合約,那么也可以視為“平臺與商家間互相選擇的正常市場行為”。但如果將“雙十一大促資源位”變成“不得去其他平臺參加雙十一”,或者必須去微博上炮轟其他平臺的商品“均未授權”,那么其無疑是不正常的市場行為。

  達達表示,實施平臺希望通過公關手段,將“二選一”包裝成為一種互惠互利的短時約定,看上去是依靠溫情脈脈的經濟補貼手段來實現,背后實際隱藏著“下架封店于無形”的強勁技術暴力手段。

  618期間,格蘭仕因據不配合“二選一”而遭遇流量和搜索屏蔽,并因此多次公開質問天貓,后者對此的回應則是“沒有的事”。

  盡管格蘭仕通過圖文、視頻等方式詳細闡述了店鋪遭遇限流和斷流、訂單量瞬間趨近于零的過程,但由于公眾對于流量、轉化率、搜索權重等電商專業概念相對陌生,因此對其過程和結果的認知并不明確。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盡管“二選一”已經造成了極端惡劣的影響,但社會輿論對此類事件的理解仍然停留在“看熱鬧”的階段。

  此前,阿里將關注度持續升級的“二選一”定義為“炒作令人生厭”。對于這一說法,達達表示贊同。

  他補充表示:僅拼多多平臺而言,從618前夕的趙大喜、美九蘇(美的、九陽、蘇泊爾)微博“炮轟”拼多多;到雙十一前夕,三只松鼠、韓后等四家企業,在國慶當天以相同格式、相同口氣發表“未授權”微博,這些商家的微博隨即被洗稿變成數千篇“拼多多商品都是假貨、山寨”的文章,背后的炒作和推手確實“令人生厭”。

  “實際上,‘二選一’實施主體、傳播主體和呼吁輿論端叫停的主體是同一個人,這也在側面反映了商家對于‘二選一’的容忍已經繃緊至極限。”達達表示。

  “壟斷的通道已經封閉”

  近日,京東對阿里就“二選一”發起訴訟,后者以管轄地異議為由發起的申訴遭最高人民法院駁回,此事引發社會熱議。

  在被問及事件相關及“二選一”未來趨勢等問題時,達達表示:我們和阿里的觀點是一致的,對于法院判決結果和電商法,相信一個企業再大,再有社會勢能,也必須尊重。

  達達表示,拼多多在早期便預見到會出現當下“不正當競爭”的情況,對此有著充分的準備。他援引拼多多創始人黃崢股東信中的內容稱:“雖然拼多多成長很快,也有了一定的規模,但它從成立到現在僅有4年時間,依然是一家創業公司。就好比是剛讀小學的YAO,個頭雖高但依然只是個小學生。在這個階段,需要的是充足的營養和適當的磨煉。雖然偶爾也會被推上球場,與大塊頭成年球員較量較量,這里就特別需要裁判和教練關注場上對抗是否合理,小大人是會在皮肉青紫中成長,還是會韌帶斷裂半月板受傷。我們相信大家愿意看到越來越多的優秀球員涌現,貢獻精彩比賽,而不是賽場互毆。”

  達達認為,在當下的市場和行業競爭環境下,壟斷的道路已經徹底封閉。新的消費趨勢變化一定會影響新零售渠道的變化。如果看企業競爭的局部,可能都是廝殺很激烈,但是如果從社會生態的角度看,其實更真實的狀態是不同物種之間的互相促進、共同生長。

  他總結表示:“拼多多對電商行業生態趨勢的判斷是‘共生共贏’,強權無法持續,共生才能長存。”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湖南赛车走势